湖南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游戏资讯 >

指向你的刀锋 68

时间:2019-10-29 14:40:49
指向你的刀锋 68

  “泰隆……”卡特脸色微红,简直要像红发一样鲜艳了,她缓缓褪下外套,露出曼妙的身材。
  “喂!你要干什么……”满头大汗的少年慌忙的后退,哪怕是与丽桑卓对峙时,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。
  “我要……”卡特两眼迷离,吐气如兰,更加靠近了几分。
  “啧!!!”睡袋又朝后翻滚了几圈,已经碰到了帐篷的边缘了。
  开什么玩笑??问过问题之后就是这种展开??这也太夸张了吧???泰隆面红耳赤,极力的后退着。
  “难道……你讨厌我吗?”卡特美眸眨动,漂亮的碧绿瞳孔里闪过一丝悲伤。
  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吧!!!
  言语间,她已经更加靠近泰隆了,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了。
  突然,缩在睡袋里卷成一团的泰隆瞪大了眼睛,一丝锐利和诧异在他的眼睛里转瞬而逝。
  “你不是卡特!”他低声吼道。

  “……”卡特瞪大了眼睛,停下了手头的动作,这明显是心虚的表现。
  如果是真正的卡特,在这个时候已经一脚踹过来并且会大吼:你小子发什么神经?
  “你是谁?”
  泰隆缓缓开口,严厉的质问,似乎容不得对方辩解。
  短暂的沉默后,卡特站起身来,她露出诡异的微笑,缓缓后退了几分,这一幕与四年前的那次极其相似。
  “bingo~刀锋小子,你还是那么敏锐嘛?”
  这个熟悉的感觉是……
  红发褪去,紫发显现,金紫色相交的光芒在迷人的酮体上流动,逐渐化作性感而又华丽的高领法袍。
  “唰!!!”好几道金色锁链凭空出现,把躺在睡袋里的泰隆捆的严严实实,完全容不得他挣扎半分。
  “哼哼哼哼~”妖娆而欢快的笑声响起。
  乐芙兰!!!

  “别找了,你藏在睡袋里的刀子已经被我抽出来了。”乐芙兰凭空从手里扬出一把匕首,得意的说道,“就算你喊破喉咙,那个守夜的大块头也不会来救你……这里还被我施加了隔离魔法了,无论是灯水晶的光芒还是你的惨叫他都察觉不到的。”
  真是该死!瞬动也没法用?这锁链有禁魔效果?
  泰隆暗骂了一句,便又在不停的挣扎,试图从睡袋里的钻出来。
  “现在的你好可爱呢~~缩在睡袋里面就像刚出炉的烤面包一样啊~”乐芙兰妩媚的笑着,“哦吼吼吼~~”
  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?”泰隆皱眉问道。
  “哎呀,区区结界水晶嘛?”乐芙兰眨着美眸笑道,“以我的能力而言,瞒过它的方法多如牛毛呢。”

  “为什么你会在这儿出现……”
  “呵呵呵~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。话说有几年不见,小正太长成小帅哥了。”
  乐芙兰弯下腰,伸手捏了捏泰隆的脸蛋,声音带着几分诱惑。
  “想姐姐了吗?”
  我想杀你!!!
  “对了~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,”乐芙兰收回不规矩的手,站直身子饶有兴趣的问癫痫病的正确治疗法道,“这一次,你又是怎么猜到的?我可是很注意的观察了她的衣服,也没有涂任何气味的香水。”
  怎么猜到的?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?
  “大小姐的胸部才没有那么大。”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  “……”
  沉默了大概三秒,乐芙兰嘴角抽动了几下,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  “哈?”

  “怎么?”泰隆不解。
  “喂!是有那么大好不好!!!我的变身魔法可是一比一的模仿转换,你的思维到底是停留在什么时候啦!!”乐芙兰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向泰隆,没好气的骂道。
  “哎?”泰隆愣了愣,似乎是自己也不能确定,“真的…有那么大吗……”
  少年只觉得刚才那令人面红耳赤的一幕无比晃眼,实际上他当时没都敢仔细看。
  “真是的,一直以来你都没仔细研究过嘛?”乐芙兰表情古怪的白了少年一眼,“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早已经亲密无间了呢……”
  泰隆又愣了愣,然后突然瞪着眼睛怒道:“你给我闭嘴!!!”
  “哟,是不是我这么说你的大小姐让你感到不满啊?”乐芙兰又露出了戏谑的微笑。
  “切……”
  要不是我被捆在这里为什么睡眠状态癫痫发作的话……泰隆无奈的想着,可是他这个样子只能任人鱼肉而已。
  “看来你不喜欢成熟型的嘛!那我再换一个~”
  乐芙兰话音刚落,又是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闪过,略微透明的光带拂过迷人的酮体,隐隐可以看到她的身姿出现了微微的变化。
  在泰隆惊讶的表情之前,那光芒渐渐褪去。
  “怎么样?你比较喜欢这种类型吗?”一如既往是悦耳的娇声,但这次却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。

  白银色轻铠边缘挂满华丽的雕纹,轻铠内的蓝色紧身衣衫把年轻美好的少女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,整齐的金色长发披散,而在金色长发下那清纯可爱的面孔无疑是……
  拉克丝?
  泰隆瞪大了眼睛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乐芙兰幻化成他人的样子。
武汉哪家医院羊角风治的好9147605895996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“怎么不说话?”拉克丝……不,是乐芙兰轻笑着问道。
  她缓缓蹲下身来,把脸凑近了泰隆几分,此刻她的声音都与拉克丝一模一样。
  这一次泰隆都忘记了朝后挪动,目瞪口呆的他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  好一会儿,他开口道:“你的变身魔法……”
  “我的只要稍微接触一下,用魔力获得目标的印记,然后就能变成目标的样子了,无论体态还是声音都是一模一样的。”乐芙兰得意的笑道。
  “这么说……你碰到过她们两个?”
  “嗯~当然,我可是会高阶隐身魔法的哟~”银铃般悦耳的轻笑声响起,“而你们这儿懂得魔法感应的魔法师似乎也只有那个金发少女吧?可那丫头睡得很死,我轻而易举的就获得她的印记了。”

  “那卡特呢?”泰隆想到了什么,慌忙问道。
  “当时我碰一下她她就醒了,和你一样,真是吓了我一跳呢。”乐芙兰揉了揉比起之前娇小了许多的胸口笑道。
  “如果你敢对她做什么的话……”泰隆恶狠狠的说着。
  “放心,我不会对她做什么的,我来这里啊只是因为太无聊了,从你身上找点乐子。”妩媚的笑容出现在“拉克丝”脸上,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儿不协调。
  “那你又要打算干什么?用这个身体来迫我就范吗?”泰隆胡乱嚷道,“告诉你我可是宁死不从的,而且我非常讨厌这个女人……”
  “放心,而且既然你已经知道是我变的,那我再这么玩都没意思啦。”乐芙兰站起身来,这个动作让泰隆松了口气。
  “我刚刚想到了一个新玩法~”乐芙兰闭上一只眼睛,伸出手指放在嘴唇前微笑。
  这句话让泰隆感到了深深的恶意与寒意。

  “你看。”
  乐芙兰说着,伸手拉动帐篷,露出一丝缝隙。
  而映入泰隆眼帘的,正是营地的野外,此刻正被悬挂在高树上的灯水晶微光照的明亮。
  虽然透过缝隙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情况,但是由于乐芙兰魔法的影响,从外面看帐篷里面仍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  这时,金发散乱的拉克丝穿着睡衣,两眼朦胧的走出自己的帐篷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  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泰隆慌忙问道。
  “我要干什么?”乐芙兰神秘一笑,运起一阵阵魔力。
  耀眼的金色光芒闪过,她又开始变化成另外一个姿态。
  不一会儿,随着光芒的渐渐退散,泰隆瞪大了眼睛,满脸惊愕。
  “你!!!”
  帐篷里面,此刻有两个完全一样的少年。
  乐芙兰变成了泰隆的样子!

  “哟……”和泰隆完全一样的声音从乐芙兰嘴巴里发出,“他”站起身子,身形也与被缩在睡袋里的少年无异,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分身一般。
  “看到自己感觉如何?”“泰隆”微笑,细长的眼眸里满是挑衅和戏谑。
  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泰隆又吼着问了一遍。
  “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开封好的羊癫疯医院哪里好 style="font-family:arial, 宋体;font-size:13.63636302947998px;line-height:23.99147605895996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乐芙兰悠然说着,起身撑起帐篷,俯身走了出去。
  走在野外的拉克丝仍然穿着睡衣,这时两眼朦胧的她调转之前的方向,缓缓朝自己的帐篷走去。
  “拉克丝。”一个声音叫住了她。
  “嗯?”略微迷糊的她低声哼唧着,然后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。
  刚刚听从帐篷里爬出来的“泰隆”此刻正在缓缓朝她走近,而刚才喊出拉克丝名字的人也正是“他”。
  是诺克萨斯的变态混蛋?她皱了皱眉,揉了揉眼睛。
  而“他”还在继续朝这边走来,而且越来越近。

  在灯水晶的微光照耀之下,不知道是不是幻觉,拉克丝看到英俊年轻的面孔上,那双细长的眼睛在黑夜中微微闪烁着金色的光芒,仿佛带着某种莫名的魅力。
  这样一看……那混蛋确实是有一点点帅的……
  “踏踏踏……”一言不发的,“他”就那么一步步的靠近她,步伐从容不迫。
  “呃?”拉克丝发觉在自己愣神的这一会儿,“泰隆”已经走到自己身前,他们两个之间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。
  “你要干什……”
  一双手迅速的按住了她的身体,一个嘴巴迅速的堵上了她柔软的双唇。
  “唔!!!”拉克丝瞪大了眼睛,她一下子变得清醒了许多,异常奇怪的感觉一瞬间占据了她的意识,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反抗。
  而泰隆……不,乐芙兰却仍然紧紧的按住她的肩膀和脖子,容不得她挣扎。
  “呜呜……”脸色通红拉克丝发出奋力抵抗的呜咽,但是她却越来越使不上劲。

  渐渐地,不知为何,拉克丝的两眼变得迷离了许多,她的挣扎也越来越微弱,拍打在“泰隆”背上的手也越来越轻。
  不要……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  快住手……
  难以言喻的情感不断浮上她的心头,在羞耻心强烈鼓动的同时,莫名的情愫也在迅速高涨。
  拉克丝的眼眶里涌出泪珠。
  为什么会这样?我为什么会有这种违心的感觉……
  如若无人一般,“泰隆”的肆虐仍在继续。
  哥哥……
  寂静的夜里,营地里灯水晶的光芒显得异常的明亮。一阵凉风吹过,两人周围的草丛与树梢枝叶一阵阵晃动,少女的心如枝叶一般狂乱的摇摆不定。

  该死!该死!该死!!!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??
  透过帐篷的缝隙,泰隆把一切看在眼里,他牙齿咬得咯咯响,恨不得立刻把乐芙兰碎尸万段。
  这时他发现,在拥吻的两人不远处的草丛里,仿佛还有一个身影缓缓晃动。
  隐隐间他有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,与弗雷尔卓德古墓的那时一样。
  那边的那个……
  草丛摆动,耀眼的红色发摆从中一闪而过,隐约间一个少女的身影从草丛中窜了出来,逃向远处。
  “当时我碰一下她她就醒了,和你一样,真是吓了我一跳呢。”
  那身影有点仓促,在跑动的时候,差点因为没掌握好平衡而差点一个趔趄摔倒。
  突然间,泰隆感到一阵阵难忍的心痛,没有人看得到阴影里他痛苦的表情。
  果然是她……
  而泰隆却只能缩在睡袋里,他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无能为力。

  没多久,“泰隆”松开了拉克丝,满意的观察拉克丝的反应。
  “哈……哈……”
  金发少女满脸泪痕,她的纤手按住狂乱跳动的胸口,终于能够自如呼吸的嘴巴重重的喘息着。
  仿佛要极力避开眼前少年的视线一般,满脸惊恐的她转头扫了周围的草丛一眼,然后她猛然转身朝自己的帐篷跑去,就像受惊的兔子一般窜走了。
  而“泰隆”则悠然转身回头,不消一会儿便回到了帐篷处。
  “怎么样?这一出戏精彩吗?”“泰隆”拉开帐篷,朝躺在地上的“烤面包”露出微笑。
  待“他”拉上帐篷的缝隙时,一阵金色光芒在“他”身上闪动。
  “……”泰隆一言不发,满脸可怕的阴冷。
  顷刻间,乐芙兰又变回了原样,一如既往的高贵而优雅,华丽而妩媚。
  “我也玩够了,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  泰隆仍然沉默。

  “你别闹脾气啦,我这就给你松绑~”
  乐芙兰打了个响指,裹在泰隆睡袋上的金色锁链尽数消失。
  就在锁链刚刚消失的时候,睡袋里的泰隆也随之消失。
  瞬动!!!
  泰隆立刻出现在乐芙兰面前,屈身踏步,蓄势待发。
  “啪!”反应迅速的乐芙兰伸手一握,擒住了泰隆前伸的左手。
  泰隆的左手在乐芙兰略微颤抖的丰满胸部前停滞,他全身仍穿着作战时的衣服,看来警惕心十足。
  “哦哟哟~居然这么主动?”乐芙兰看着悬在自己胸口前方,略微稚嫩而修长的左手,调笑着说道,“你想要摸一下吗?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嘛~~”
  泰隆丝毫不为所动,霎时间他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芒,被乐芙兰紧握的左手食指和小拇指极力张开,唯独中指和无名指依旧并列伸直。
  既然这个警惕的少年可是穿着衣服睡觉的,那么当然的,他私藏的武器不可能只有一把匕首而已。

  “噌!!!”少年左手的金属护腕里,一道寒芒瞬间闪过。
  居然是……袖剑?乐芙兰瞪大了美眸,这一次就连她也没有反应过来施展替身魔法。
  “唰!!!”锋利的剑刃刺入空气,一团略微透明的紫色隐雾消散。
  乐芙兰不见了。
  泰隆收回左手,发现护腕处长长延伸出去的剑刃上面有一丝血迹。当然他并不认为这种程度的划伤能致乐芙兰于死地。
  他轻轻磕动左手,剑刃收回金属护腕中,不留下任何显眼的痕迹。
  这件新武器其实就是卡特送给他的附魔匕首,那把可以伸长为长剑的匕剑。
  前几天,泰隆将其固定在金属护腕里,并且制作了一个可以用手指和钢丝控制符文按钮的小型伸缩装置,最后就成为了这样的袖剑,无论是隐蔽性还是实用性都很好。
  这还是他的第一次实战应用,仅仅第一次使用就使乐芙兰受了伤,可是此刻的他完全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些。
  他慌忙冲出帐篷,试图去寻找乐芙兰的踪迹。
  如果想要向卡特和拉克丝解释的话,那么他必须要找到乐芙兰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