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军事频道 >

有人骂我大锐雯,我揍了黑社会 31

时间:2019-10-29 19:44:39
有人骂我大锐雯,我揍了黑社会 31

小黄毛和王萧他们是我的兄弟,我承认和他们之间是真正的兄弟感情,但是好兄弟也不可能让他完全融入你的生活,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。
而娜娜给我的那种感觉,就是那种她就是我的,我就是她的,我们早已成为了彼此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。
我的所有的东西都能告诉她,她也会把她的全部的情感和都交给我,告诉给我。

但是,今天,猛地一下,娜娜说分手了,就好像身体的某一个部分丢了,而且找不回来了,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那种感觉。
一直以来,在我心里,娜娜都是那种善解人意,一直默默的支持我,陪伴我的女孩,很多次,我让她担心,惹她伤心了之后,娜娜也总是能够原谅我。
是娜娜对我的好,对我的宽容让我更加的肆无忌惮,就连今天和别的女孩子接吻了,还上去大言不惭的告诉她,希望得到她的谅解。

女孩子有谁能够接受的了这个,我换位思考,如果我是娜娜,我肯定也不会原谅我的所作所为!
想到这,我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光,我真不是人,娜娜对我那么好,我居然还这么禽兽的去对不起她!
耳光声音很想,同学们听见了,掉过头来看了一下,发现是我,大多数人有赶紧掉过头去,老师也是满脸的疑惑,但是也没说什么。

不过,现在对我来说,这些都不重要,我的脑海里,只有娜娜。
从认识娜娜,到做她的家教,和她感情一点一点的升华,然后再到当初医院里,娜娜不惜为了我苦苦哀求美妇校长,然后晚上在陪着我的时候说喜欢我。
当时娜娜把心给我的时候,我明明信誓旦旦的说要爱她一辈子,要照顾她一辈子的!可是现在……

娜娜从小就经历过那么多的痛苦,她好不容易打开心扉,让我进去,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,可是我却把她那颗本来就满是伤痕的心,去用小刀,一刀一刀的割的伤痕累累。
我觉得自己很疼,但是娜娜,她狠心说出分手的时候她该有多疼,有多绝望。

整整一个下午,我一节课都没有听进去,不,应该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中间课间的时候,我想过去上去给娜娜解释,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,我怕看到她那双因为对我失望而哭的通红的眼睛。
呵呵,娜娜现在一定是在后悔当初看错了人吧。
我心里问自己,是不是人,都是这么的贱,得到的,往往都不去珍惜,直到失去了,才懂得那份珍贵?

我就这么一直在班级里坐着,哪都没走,从中午一直坐到晚自习下了,中间,似乎小黄毛和依琳她们都来问过我什么,但是我都是双眼发木的看着前面,他们说的一句话都没听进去。
看到所有人都开始收拾书包了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已经放学了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很多东西,只有失去后,才知道宝贵。
当我在埋头痛哭的时候,才会发现,失去的那份感情,对我有多么的重要。

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,今天整整在班里坐了一天,感觉腿都麻木了,我锤了两下腿,又缓了一会而才往宿舍走去。
由于我在班里面因为腿麻,墨迹了一会,现在回寝室的人已经不多了,零零散散的走在路上。
随州哪家医院治幼儿癫痫病c;text-indent:0px;font:14px/24px 宋体;orph杭州儿童癫痫医院?ans:2;letter-spacing:normal;color:#000000;word-spacing:0px;-webkit-text-size-adjust:auto;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0px" />虽然到了夏天,但是现在快晚上十点的时候,校园还是相当清凉的,一阵又一阵的微风吹过,也是让我的心里渐渐的清醒了很多。
我告诉自己,我只是失恋了而已,这个世界上有谁没有失恋过?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,我不是那种心态太过狭窄的小女生,不会去寻死觅活,我还得继续生活,地球也还会照样的转。

到宿舍楼下的时候,我看了一下值班室,发现宿舍阿姨还是在那里冲着电视机傻笑,不知道什么能让她这么开心,是不是又是那无聊的芒果台,她一笑脸上一堆褶子,也没看到我。
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费用低font:14px/24px 宋体;orphans:2;letter-spacing:normal;color:#000000;word-spacing:0px;-webkit-text-size-adjust:auto;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0px" />宿舍门口还有三三两两的情侣,在做最后的惜别,你舍不得我,我舍不得你的。
我感觉他们就好像生离死别一样,这次见了不就一晚上不见么,这么依依不舍的,有这么夸张么?这特么恶心。
想到这,我突然发现我有点心理变态了,是不是自己失恋了,就看不得别人甜蜜?

我摇摇头,走进了寝室楼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应该是305寝室。
上到三楼,在楼道里就看到很多人穿着大裤衩,光着膀子,端着洗脸盆在走廊走来走去的。
我们的宿舍是没有内置卫生间的,每层楼的中间位置,都有一个厕所,厕所的外面是水房。所有人洗漱,或者接水什么的,全在这个水房里。
这种和大家一起住宿,我从小到大是从来没有过的,我看看他们,心里想到,以后,我应该也就是和他们一样,过着跑那么老远去接水的日子。

来到宿舍门口的时候,宿舍门关着,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,我之前说过,在家里我一般都是有钥匙也总是忘了开门,而是直接敲门的。
我习惯性的想敲门,但是手拿出了一半又缩了回来,才想到这是寝室,不是家里,不像家里老爸会惯着我,无任何怨言的来帮我开门。
住宿了,这里没人欠我什么,所以没有人有义务来帮我开门,我傻笑了一下,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,去把门打开。
门打开,和昨天一样,胖子周明坐在床上,只穿了个小内裤,正在电脑上用鼠标一点一点的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他的后面平头潘晓,显然也是收拾完了,也坐在他的床上,盯着电脑,在那里“嘿嘿,嘿嘿”猥琐的笑着。
不过潘晓没像周明那样只 穿个小内裤,而是穿着背心,然后下面穿着一个大裤衩。
我昨天说过,我们寝室里面有电脑的只有周明一个,他家有钱,而绝大多数的的高中生,都是只有个手机。甚至,还有些人,家庭贫困的,连手机都没有,比如我之前。我现在拿着的手机,还是小黄毛给我的呢。
而魏淇则是还坐在下面,一边跑着脚,一边很认真的盯着书本看,我心里不禁的说了一声,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看到我开门,他们也都是感觉到了。
周明急忙在电脑上点了一下,然后潘晓骂道,关了干嘛,正看到HI的地方呢,说完就要过去按周明的电脑。
“别别别,小七回来了,今天先别看了。”周明把他的手挡住,阻止了他,然后对他说到。
“那好吧。”潘晓听到周明这样说,回头看了看我,又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电脑,只好作罢。

然后潘晓像个灵巧的猴子一样,下了三层上床的那个扶手之后,从周明的床上跳了下来。
“小七,你昨天晚上怎么没回来呢?昨天胖大婶来查寝了。”潘晓看着我说到。
“是啊,昨天胖大婶来查寝的时候,我们还说你去厕所了呢,不过胖大婶叫人去厕所找你,然后没找到。”周明也对我说。
“昨天有事,所以没回来。”我对他俩挤出了一个笑容来。毕竟我刚刚住了进来,他们就帮我圆谎,虽然没成功,但是心里也是很谢谢他们能有这个心。

胖大婶应该就是楼下的宿管阿姨吧,想想她的样子,这样叫也确实没错,她真的挺胖的,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坨肉一样。
“诶,小七,你的脸是怎么了,打架了?”潘晓这才发现我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。毕竟昨天晚上被王兆宇那帮三中的来打了,现在只过了一天,所以伤痕还是很明显。
“小七,谁欺负你了?”周明听到后,也从床上下来,看着我的脸问到。
“操他妈的谁干的,哪个宿舍的?昨天我刚刚说过要罩着你的,今天就敢打我兄弟,走,咱哥几个去帮你报仇去。”

周明这样说,魏淇也站起来了,看样子是准备听他的号召,去帮我报仇,魏淇看上去瘦瘦弱弱的,还带着眼镜,他这样的形象站起来要去帮我报仇,感觉有点滑稽。
但是我心里却一点点笑他的意思都没有,他能站起来,这份心,就够了,这几个兄弟,值得交!
“没事儿,不小心碰的。”我对他们笑笑,但是此刻心里真的很暖,来到宿舍,能碰到这样的室友,是我的幸运。
“小七,有啥事你就说,咱们寝室别的没有,就是心齐,他妈的谁欺负我兄弟,咱们一起过去往死揍。”周明听到我的话之后,对我说,也许他们还以为我只是被哪个住宿的小子给揍了吧。

看他们几个人的发自内心的话,我冲他们点点头,“下次有事,绝对给兄弟们说。”
我没有把被三中的那几个小子打了的事情告诉他们,先暂且不说三中的事现在已经差不多被我摆平了。(当然6月八号那天的后说。)
就是我们寝室的这几个,看他们的样子,我相信他们会为了我去冲上去,为了我报仇。
但是王兆宇,我真心感觉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就我们宿舍的这几个人去,也就是充其量算个炮灰而已,一点点作用都没有。

但是我还是很感谢他们,至少他们有这个心,这个把我当作兄弟的心。
“好吧,记得哦,咱们寝室是一个整体,你的事,就是我们的事!”胖子周明看到我不说,也没有追问我,然后嘱咐我到。
“嗯,明哥,咱们是一个整体!”我也大声说到,现在我接触的人也不少了,对于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也能看得出大概来。
我能感觉的到,他们是真心的,真心把我当作兄弟。

来宿舍之前,就听王萧,还有那天的一个小子说过,那小子的名字我忘了,就是当初在疯震他们手中救下来的那个,也许下次见到他会想起来吧。
他们说,我们学校的宿舍里的人,是十分排外的,走读生看不起他们,他们,心里也对走读生不屑一顾。在他们眼里,走读生嫌弃他们土,绝大多数都是装B的,由这绝大多数,就慢慢的上升到了,他们觉得全体的走读生都是这样。
王萧很告诉我这些,我知道,他是在委婉的表达出的含义就是,我住宿了,想要整合住宿生,那他那边给我的帮助可以说是寥寥可数,只能靠我自己。

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才说这件事很难办,他这么久也没有成功。
所以我进来的时候,就有想过,该怎么去办,怎么去整合住宿生,但是现在进到宿舍,看到周明他们这么讲义气,我的心里倒是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。
当然,这个想法不是利用他们,而是真心的和他们处,日久见人心,如果是那种只为了某种目的,而没有真心的去做什么的,时间长了肯定会被看出来,会被排挤。
你付出了真心,才能换回来真正的兄弟!

“累了吧,去收拾收拾上床吧。”周明拍拍我的肩膀,然后转身回到了他的床上。
“那没什么事的话,我接着学习了。”魏淇过来看到这情况,应该是打不起来了,又回到了座位上,去拿起书。
“盆子门口那都有,洗漱洗脚什么的,你随意用。”潘晓看到我还站在那也是对我说。
武汉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在哪里c;text-indent:0px;font:14px/24px 宋体;orphans:2;letter-spacing:normal;color:#000000;word-spacing:0px;-webkit-text-size-adjust:auto;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0px" />“嗯,谢谢大家。”我冲他们点点头。
“那个,明哥,咱俩不继续看么?”潘晓又抬头冲周明问到,显然还是惦记着他刚才说的看到HI的地方。

“操,明天看,要是着急了去厕所撸两管去。”周明没好气的对潘晓说。
“那好,我去撸了。”潘晓说完,冲我嘿嘿笑了两下,然后拿了一卷卫生纸就跑了出去,是不是去撸,我就不知道了。
我摇着头笑笑看着跑出去的潘晓,无奈的耸耸肩。和他们说了这么会话,感觉到心情好多了。

我转过头,看到魏淇还在下面看着书,我刚刚本来也想在看会书的,但是又想了一下,现在,确实是没什么心情看,估计拿着书也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,还是算了吧。
胖子周明还是在电脑前坐着,QQ一响一响的,似乎是在和谁聊的正火热,看她那猥琐的笑容,我相信和他聊天的肯定是妹子,不知道如果那个妹子知道电脑的对面坐着的,是一个满身肥肉,然后只穿个小内裤一个劲的猥琐笑的男人,会是什么表情。
而潘晓则是出去了十来分钟后才回来的,看着他进门的时候面带着一丝满意,我觉得,他出去去撸管,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了。

熄灯了之后,魏淇才上来睡觉,胖子也因为熄灯后就断网,无奈的关了电脑,而潘晓,也没有睡着,手机的光在他的小脸上照的一亮一亮的,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过了大概有很久吧,我感觉到他们似乎都睡着了,而我翻来覆去的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在这黑漆漆的夜里,脑海中还都全是娜娜的样子,从一开始认识她,然后直到她最后失望的对我说分手,一幕幕的在我脑海里滑过。
那憋了一天没有哭出来的泪水,就向决堤的洪水一般,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
突然,感觉这个世界这么陌生,没了娜娜,我好孤单,好害怕。
男人,一般在别人的面前都是表现出来坚强的一面,可是有几个知道,在这坚强的背后,有多少人,曾经埋头痛哭过。
我坐了起来,坐在床上,看着窗外,的繁星点点,希望能从这情绪里走出来。

“小七,怎么了,还没睡着么?”潘晓和魏淇两个人的床是一起,是头对头睡的,我和周明是头对头,也许我坐起来的动静太大了,胖子周明的声音传来。
“嗯。”我声音颤抖的回答了一下。
“额,小七,你怎么哭了?”听出了我的声音的颤抖,周明问到,“是不是因为第一次住宿,想家了?”
我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,想把情绪 平定下来。

(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